今天是:
首 页 | 新华字典 | 成语词典 | 文言字典 | 诗词速查 | 汉语词典  
>>在线笑话大辞典-分类赏读

标题
李宽戒网
内容
  李宽戒网已有半年多了。
  十多年未曾谋面的老同学从国外回来,挂电话邀李宽到酒店一叙,李
宽兴高采烈而去,敲开房门,见到屋内架势,却瞠目结舌。只见房内数人
正围着桌上几台电脑、 MODEM、几根电话线端正而坐,居中的一位中年妇
女正侃侃而谈,身边的听讲者个个虔诚认真,如痴如醉。李宽一看,便彻
底明白了,原来又是INTERNET。
  这种阵式李宽已见识过好多次,两年前他曾被一位早就完全记不起名
字的初中同学骗去听了一次“网课”;一年半前到某个度假村度假的时候
被一群头扎黄丝带的网商用地毯式轰炸方法抢走了半天的游玩时间;大半
年前,李宽还被一位被他抛弃的老情人诓去听了一场网大会;几天前,一
伙网虫还拉他到青秀山,烧烤玩了一整夜。
  李宽久经这种考验,临危不惧不惧,先与老同学礼行问候叙旧,然后
端坐于床沿,磨刀霍霍,严阵以待,兵来以便将挡,水来则用土掩。
  老同学用很亲切的语言及表情,把李宽介绍给室内的四位朋友,一位
从台湾来的妇人,一位香港来的瘦子,两位本城的人:一位是胖子,另一
位是很年轻的姑娘。姑娘长得很漂亮,李宽便多看了两眼。介绍完毕,台
湾妇人率先关心李宽,问李宽在做什么工作。李宽回答说没有工作,一介
无业游民。香港瘦子先乐了,说那你来得正好,来得正是时候。李宽很客
气地笑了笑,没有回问他,如何来得好,如何来得正是时候。
  老同学指着台湾妇人,对李宽说,她原是一位大小姐,祖父是教授,
父亲是将军,原本性格乖僻,爱玩爱享受。老同学说到这里,台湾妇人便
大笑插言道,我还好吃懒做,脾气臭臭呢。于是大家都笑了,等着老同学
说下文。老同学说,她后来参加了我们的组织,发现了人生的最大意义,
从此改变了一生。李宽笑了,这次只有李宽一个人笑,显得很孤单。李宽
笑完后对老同学说,你不要用组织这个词,你从国外来,不知道这个词我
们用惯了别的意思,容易误会,容易把人吓跑的,你说的应该是公司的意
思吧。老同学说,也不完全是公司那么简单,应该说是一种事业,一种人
生的存在形式,比方说吧,今天晚上我们要去听一位传奇人物的演讲,这
位传奇人物你知道多有号召力么?我们几千人从全世界四面八方来,就为
了今晚听他一次讲课。你看到了,她从台湾来,他从香港来,我从美国来,
在这间房间里就有四个国家来的人。我们的事业遍布全世界三十六个国家,
大家长途跋涉自费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来接受这位传达人物给我们的帮
助。你说,这难道只是做生意这么简单的事么?李宽看了看那台湾妇人和
香港瘦子,摸摸鼻子说,好象台湾和香港还算不上国家吧。台湾妇人先是
愣了愣,然后很大声地笑了,笑着说那是李登辉的事情,我们不管。李宽
说,我很想管,介是我管不上。李宽说完也笑了。大家见李宽玩了一点点
幽默,就都很配合地一起笑了。
  李宽对INTERNET事业的红火形势还是略知一二的。李宽不明白的是这
位老同学怎么也举着一杠大旗杀了回来,听说此人在美国读了文学硕士,
何以不搞文学?不过细想之下,李宽也就不太奇怪了,想来中国人在别人
的国家是搞不了文学的,老外写的那些鸡肠总不能和中国人的方块字搅到
一块儿,倒是INTERNET能搅到一起。
  老同学问李宽的经济情况,李宽回答说还过得去。老同学问李宽真的
是无事可做么?李宽回答说千真万确。老同学便说,这样不就证明了我们
有缘么?今晚我要带你去见见我们那位传奇人物,见过之后你就知道自己
该做什么了。李宽说我小时候跟大人们上北京见毛主席席的时候就以为知
道自己该做什么了。老同学知道李宽确实上北京见过毛主席,便乐了,哈
哈笑着说那时候我们可真羡慕死你了。香港瘦子这时便插话说,今晚你跟
我们去见了这位传奇人物,一定就像你见毛主席那样,会改变你一生的。
李宽笑笑说,我这一生已经改变过好多次,再也不想改了。
  台湾妇人给李宽倒了一杯茶来,李宽道谢连连接过茶杯时,她娇声责
备老同学说,好朋友来了也不倒一杯茶,难怪你现在才做到“蔚蓝”子爵
哪。老同学嗬嗬一笑,说大姐批评很对,我一定要多多向你学习。台湾妇
人所说的“蔚蓝”子爵,是她们这些网虫的级别标志,分公、侯、伯、子、
男五个爵位, 再配以七种颜色交错组合而成系列, 李宽那位诓他去参加
INTERNET大会的不计前嫌也不怕老公吃醋的老情人,便在这个系统做到靛
青男爵。台湾妇人坐到李宽身边,对李宽说,看见你这么年轻,我真的很
鼓舞哪。这句话把李宽吓了一跳,幸亏台湾妇人的话没有停顿,才没有让
李宽产生误会。台湾妇人说,我像你这样年轻的时候呀,真是什么东西都
不信的,第一次有人向我介绍INTERNET,把我带去网大会,见到人家在讲
台上激动得要死哭天抢地,还笑人家,说怎么这样嘛,好神经病哪!台湾
妇人很亲切地拍了拍李宽的肩膀说,你这样和和气气地听我们说话,态度
这么友好,真是一个INTERNET的好人才,起点很高,会很快成功的。你知
道么,我以前骂我的老师还骂得很凶呢,我骂他叫我去INTERNET太瞧不起
我了。其实呀,后来我跟着老师多上了几次,多听了几次网虫们的现身说
法,才开始慢慢接受了它。我慢慢去做,慢慢才认识到这份事业才是我生
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你有这种悟性,应该度一度,慢慢认识。上不上你可
以自由选择,但是有没有机会参加,就要看有没有缘份了,今天你到我们
这里,说明你真的是有缘分的。你知道么,外面抢着要进会场的有好几千
人呢,标都抢光了,我们的标到现在都没落实到手。隔壁有个新加坡来的,
说要用一张回程机标换一张入场的标,还换不到呢。不过你放心,我们一
定能帮你抢一张来。李宽说,我没有兴趣上网,不必麻烦大家帮我任职了,
君子不夺人所爱。
  本地胖子问李宽,为什么不喜欢。李宽回答说,我没有喜欢也没有不
喜欢,对互联网这种东西我无从判断它的是非好坏,我只是不想。老同学
说,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它。李宽说,不管了解还是不了解,我确实是没
有兴趣。香港瘦子说,既然你不了解,就不能说自己有没有兴趣,应该先
体验体验再说。李宽说我也不了解地球引力的作用,可我没有打算自己跑
到十八层楼上跳下来体验体验再说。可是人活着总得找点什么事做一做吧?
说话的是那位一直没有出声的漂亮姑娘。李宽转过身子正对着姑娘说,你
说的没错,不过这世界上可以做的事情很多,我不一定非要做INTERNET。
  话音刚落,香港瘦子便鼓起掌来,啪啪作响。李宽不明所以,回头看
那香港瘦子。香港瘦子拍完掌后说,你这句话我起码听过三次,讲这句话
的人当时都觉得很有道理,但后来都不这样认为了,你知道为什么吗?我
给你讲个事实你就知道了,我们网上,有很多人原来都不上网的,他们有
的是银行经理、企业家,有的是学校老师,有的原来还是画家,音乐家,
他们本来都以为他们有着很值得做的事情,没错,那些事都很值得做,但
他们现在都认为,世界上还有一样更加值得做的事情,就是网上冲浪!不
是有篇《网上自有颜如玉》的文章吗?……李宽想,这香港瘦子说的那位
音乐家如果原来真是个音乐家的话,现在则一定不是音乐家,而是在五线
谱上画符的工匠。但李宽没有把这拘话说出来,而是对他们说,INTERNET
是否值得,我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老同学很用力地摇头说,你没有吃
过西瓜,怎么知道西瓜好不好吃呢?要知道大海有多么宽阔,你得上船出
海才知道。大海有多大,我看电视就知道了。李宽回答说,至于西瓜好不
好吃,我也没打算知道,我不吃西瓜也一样可以活着。香港瘦子很诧异地
问,你就活着这么简单?李宽说,你认为人活着越复杂就越好么?香港瘦
子说,总应该做点事业。李宽说,不做事业不是更简单更好?香港瘦子说,
生活应该越丰富多彩越地,不做事业怎么会有人生色彩。李宽说,我要是
把时间都花去做事业了,色彩不就太单一了么,这显然就更加不会丰富多
彩了嘛。
  老同学用了很悲悯的目光看着李宽说,没想到你……,要是大家都像
你这样,国家怎么兴旺发达!李宽开解老同学说,你放心,你我这样的人
你见不着几个,不然INTERNET上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网虫。